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国内 >

专访著名画家萧和:青花瓷映青花袖

2018-03-29 16:31 消息来源:未知

《新华访谈网》南京事业部 朱志飞 花盛明

三月的六朝古都南京城,阴雨绵绵。《新华访谈网》南京事业部在这样的日子里对著名画家萧和先生进行了专访。

萧和 近照

萧和先生于1948年11月生于山东青岛,祖籍江苏扬州,现居南京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人物画艺委会顾问、江苏省民建书画院院长。

萧和青花系列作品《暗香》

萧和擅长中国人物画兼擅肖像。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多种画展,曾在香港、台湾、南京、澳门、深圳等地举办个人画展。作品在国内外众多画册、刊物发表,并为国内外众多博物馆及美术馆收藏,出版有《萧平、萧和兄弟人物画选》《中国人物画传统技法解析》《萧和画集》《世纪画坛菁英——萧和》等专著。曾获文化部颁发的《文华奖》并受到江苏省人民政府嘉奖。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电视台等为此做过专题采访。

萧和古风系列作品《西园雅集》

1973年以来,萧和先生的代表作青花系列、童戏图系列、佛道系列、新疆系列、仕女图系列等作品不断展出,享誉海内外。

萧和童戏图系列作品《骑马打仗》

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全国中国画学会副会长、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高云对萧和先生的童戏图系列作品评价很高:

作品精准的造型,洗练的线条,素雅的色调,加上活泼泼的动态,一扫那种画到古人就容易生出的概念化的、陈式化的陈旧气息,可谓“赋彩制形,皆创新意。”着实让我眼睛一亮,随即便想到《古画品录》中评价顾恺之的句子:“格体精微,笔无妄下”。我以为,这八个字,是很难做到的,因而也是极高的褒奖。

比较山水画和花鸟画,《论画》称:“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台榭一定器耳,难成而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人物画之难,难在格体精微——清新精到,难在笔无妄下——笔笔入理,难在迁想妙得——气韵生动。画人物,太拘泥于形似,则会失之神韵;不注重形似,则气韵神似又无立足之本。做到形神兼备,穷理尽性,还能笔精墨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一向认定人品决定画品。人品并非指人的好坏,而是指人的品位和格调的高低。人雅,画则雅;人俗,画则俗;人拘谨,画则刻板;人洒脱,画则飘逸;人率真,画则自然,人淡泊,画则高远。李苦禅由是说:“人,必先有人格,尔后才有画格;人无品格,下笔无方。”

我与萧和先生相识已久,给我的印象,他是一位颇具古代才子风范的画家。他温文尔雅,但酒后的一时豪情快语,却也尽显潇洒倜傥;他低调谦和,但遇到不搭调的庸人俗事,又会不留情面的拒人千里之外。“画如其人”,因此萧和先生的画,在雅致中有着一份洒脱,温和中透出一种风骨,虽随意率性却又不失法度。

中国人物画,历来重政教与礼教,讲究的是见贤思齐,崇德扬善。而这一次萧和先生则另辟蹊径,选择描绘了一组古时小孩子们玩游戏的场景。这种独特的视角和选材,显现出萧和先生未泯的童心,以及对单纯、善良、真挚的向往,他笔下优美纯净的画面,则更为直白的展现了他对这种向往的真情追逐。这份真情,同样深深触动了每一位观者的心弦,勾起了对儿时的回忆。当我看到古时小孩玩的游戏竟与我们小时候玩的几乎一模一样时,我想,这些既能益智增智,健身强体;又能增进友谊,培养合作的儿戏,何尝不是中华民族一脉相承的优秀传统之一呢,因此,萧和先生的画,虽然取材不大,又何尝不在起着回归人本,重拾童真,修养性灵的大作用呢?

一组篇幅不大、选材也不算大的作品,能给观者如此多的心得,可见萧和先生学养与功力的了得。

萧和青花系列作品《青花》

江苏省美术馆研究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马鸿增先生对青花系列作品的评价说:

在当代中国画创作取向多元的态势下,品位纯正、功力深湛的人物画作品,并不多见。近日观摩金陵萧和的数十幅作品,却有眼睛为之一亮之感。我以为,萧和可以算得上是一位当今传统型人物画家中的高手。

萧和的艺术道路,是从临习古代名画入手,沿着:“师传统—师造化—得心源”的方式走过来的。他对传统人物画的钻研,在广度和深度上都是很可观的。上自顾恺之、吴道子、周文矩、李公麟、梁楷、赵孟頫,下至唐伯虎、陈老莲、曾鲸、任谓长、任伯年,他都下过功夫。由于筑基牢、悟性高,促成他不仅掌握了淳熟的笔墨技法语汇,特别是线条运用之妙,而且悟得了以形写神、气韵生动等内在精神性的表现要领。这些为他进入创作思考艺术语言提供了广阔的选择空间,或者可说:“活学活用”,或者可说“左右逢源”。

萧和人物画创作品味纯正,清润明丽,温文雅致,洋溢着风流潇洒的文人气息。这是为作品内容的文化性和艺术语言的精到性所共同构成的。

《青花》系列更是独具风神。青花瓷乃是中国文化中代表性的奇葩,萧和以青花瓷器作为画面主要构成元素,通过瓷器与情态典雅素洁的仕女人物组合变化,充分展现出渗透着中国文化精神的生活方式和审美情操,散发着浓郁的东方韵味。画面瓷件珍品白地青花,晶莹剔透,雅无做痕;画家又巧妙地将青花纹饰适度扩展到人物衣着及其他器物,人与景融为一体,成为青、白、黑三色交相辉映的清平境界,将传统文化都是和谐之美发挥极致,如雨后天青,清新高雅,沁人心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