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国际 >

儿童影视行业领跑者严若碧:儿童电影不是娱乐,是感知教育是亲子互动

2019-03-29 23:21 消息来源:未知

“我们不打造童星,我们只培养儿童演员” 

在刚刚结束的春节假期北京国际儿童电影周执行主任世界少年儿童时装周中国区执行主席严若碧便开始了北京国际儿童电影周再次登陆北京国际电影节筹备会议

 1.png

2018年北京国际儿童电影周访谈现场

 

15年甘之如饴深耕儿童影视的行业领跑者

有人说:在一个领域中经过1万个小时的锤炼你就能成为这个行业的专家。个头不高,但举止果敢干练、做事雷厉风行的严若碧,已在儿童影视这个行业中打拼了近15个年头。“3年做熟、5年专家、10年领袖”,如果以时间为尺,严若碧早已是这个领域的领跑者,即使抛开时长,用事实说话,她也完全不负“行业领军人”这一头衔。

无论是从最早的儿童教育培训还是到随后儿童大型活动的策划,再到儿童电影产业的研究和发展,乃至如今对国际儿童影视平台的开发与对接……严若碧和她的公司及团队一直都作为瞭望者站在行业的前沿,为中国儿童影视的相关行业及市场掌舵领航。

“我觉得我很幸运,找到了自己热爱,并且哪怕经历了无数次坎坷与艰难,至今都仍对它热情不减的事业。” 严若碧说到这儿时,脸上不禁洋溢出了一种热恋般幸福与满足的微笑。能在短短一生中寻找到一个行业是自己深爱、愿意深耕,并甘之如饴为之付出、努力、推动其前行的人,在这世界上恐怕是少数,而严若碧确是这为数不多的幸运儿之一。

也正是因为这份甘之如饴,甚至有时不计代价的深耕与付出,15年来,她不单在少儿影视表演及少儿节目主持方面已形成了以她的教育理念为核心的教材体系2016年她还将中国的少年儿童时装,带到了世界第三大时装周——俄罗斯的舞台;而此次她更将自己制片的以“西游记”背景为题材的儿童电影《西游:神兵小将》带到了戛纳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上,被更多国际儿童影视的专家和从业者认识中国的儿童电影,用儿童的视角去传承和表达中国传统文化

 2.png

   3.png

解决问题的能力远比执行力更重要

“有动力去解决,有毅力去坚持”,与大部分的创业者一样,15年的过程对于严若碧来讲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但也是痛并快乐着的。经历过无数次“绝境”、辗转过无数个城市,对于严若碧来讲,如果仅说“失败就是成功之母”这样的鸡汤,恐怕是肤浅且无价值的。她说她曾读过一本影响她深远的书——《创业维艰》。

2016年,在仍被寒冷包围的莫斯科,在客观条件没有完全具备之下,她坚定地带着中国的孩子们远赴俄罗斯,克服重重困难,最终让中国的孩子们成功站在了世界第三大时装时装秀舞台山上。

4.png

 与欧洲第三大时装周总导演合影

如今回忆起来,她仍觉得那是她人生的另一次超越。这个超越不单只是事业成就上的,更是内心精神上的。至此后,她便更深刻地体会了《创业维艰》中提到的:创业其实就是一个不断遇到问题,并解决问题的过程。计划固然重要,但世界上没有什么计划是十全十美、可以将未来的所有未知都囊括进去的,所以在她看来,应变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更为起决定性的作用。她时常对她的团队说,一个人的价值很多时候并不是体现在你的执行力上,而是在条件不具备时,你如何可以通过你解决问题的能力去创造条件。

俄罗斯之后,严若碧开始对中国的儿童电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加上前10多年对儿童影视行业的深耕与资源的积累,她开始在国内各大电影节开始崭露头角,凭借她的作品与对行业的思考,很快获得了不少行内专家和领军人物的认可与称赞。

著名资深演员马精武多年来也对她有着很高的赞赏,并一路给予她的事业关注与支持。2017年四月,在一场共同受邀参加的学术论坛上,马精武面对台下过百参会人也对严若碧不吝赞赏,肯定了她在行业里的专业性,并特别欣赏她在创业的过程中,一直对中国儿童影视整个行业的发展路径有着自己独立的思考与见解,并一次次克服困苦通过自己的努力,致力推动整个中国儿童影视行业的完善与进步。

 5.png

与马精武老师赴西北师范大学讲座现场

 

儿童电影:是体验,是参与,更是感知教育与亲子互动

2018年4月,在参加了北京儿童国际电影周后,严若碧开始对中国儿童电影的现状和发展有了独具一格的见解。她透露,目前正在筹划5月戛纳电影节上的“中欧国际家庭电影周”项目。

6.png

 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上与国际电影人合影

 

严若碧坦言,目前中国儿童电影的现状处于一个“大人不爱看,孩子看不懂”的尴尬境地。而导致这一困局的主要是中国儿童电影的资金构成。她分析,现今中国儿童电影的资金来源,主要是政府投资;自发商业人士;儿童影视机构出资,或儿童演员的家庭带资。这样的商业模式导致中国的儿童电影市场缺乏优良的内容。

她认为,只有以内容为导向,并将“儿童电影”的概念转变为“家庭电影”的理念,才能将中国的儿童电影市场得到“重生”。

“儿童电影是一种体验、是一种参与,更是一种感知教育。”她说。

对于“如何突破和改变中国儿童影视的现状?”的问题,严若碧认为,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中国儿童影视人应该走出去,先学习。严若碧透露,在过去的一年里她先后带作品和优秀儿童演员参与了第71届戛纳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期间结识很多优秀的中外电影人,希望借助这个国际舞台打造一个全新的“中欧国际家庭电影周”,创造中国家庭电影的新平台,让中国儿童影视人走出去,把资金和优秀的内容引进来,改变和突破现有的较为局限的商业模式。

 

儿童电影圈并非娱乐圈,要立足教育本身

在严若碧看来,除了学习之外,第二个可以突破和改变中国儿童影视的现状的渠道和方法是将中国儿童电影,以教育和亲子互动为运营的核心理念。“儿童电影,或说家庭电影,应该是教育的一种渠道,并非纯娱乐项目。我们应把看电影看做一种对孩子的教育及亲子互动的方式。这样在盈利模式上,也更容易拉动二次消费,实现家长觉得好看的电影,再带着孩子一起‘二刷’”。

秉承这一理念,严若碧一直认为儿童电影圈并非娱乐圈,她坦言,中国当下的大部分儿童影视培训机构更多的只是一个中介的角色,但在这个行业里浸泡了15年的在与多名香港知名明星经纪人深入交流过后,并不认同中国现有的大多数儿童影视培训机构的商业理念及运营模式。

7.png 

旗下签约小演员冯朗迪、刘梓昕、王龙圣

“童星是昙花一现的,只有儿童演员才会有更深远的发展”。做教育起家的她,始终在用做教育的态度在经营着她的事业。“我们不打造‘童星’,而是立足于教育本身,我们专注培养‘儿童演员’引导孩子们通过影视感知生活”。

8.png 

与旗下追梦少年团成员赵婉辰、闫晨菲、张媛媛、吴安琪、陈俊儒合影

 

中国儿童影视的成长史,也是她的创业史

“中国儿童影视2005开始初露头角,2009年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期,直至2017年行业开始逐步形成相应的规模与自己的范式。”严若碧创业的15年,也可以说是见证和参与中国儿童影视兴起与成长的15年。而15年,对于一位85后的女人来说,也等于把最好的青春都献给了这个行业。

经历过起起落落,也完成过那些自己曾以为遥不可及的梦,作为新四小花之一——文淇的表演启蒙老师,严若碧觉得她是幸运的,那么多年的打拼闯荡后,她仍有激情;或许命中注定她就是要与这个行业有着不解之缘,或许也是儿童影视垂青于她的,让她在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后仍有动力和毅力去克服与坚持,并与这个行业一起成长,也共同迎接着更加广阔而明媚的“中国儿童影视”的未来。

 

供稿南方都市报前记者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何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