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江苏 > 社会 >

深圳龙飞粤助力多乐原风景区成为重点信用认证企业

2018-11-14 16:47 消息来源:未知

 

 

 

  每一位到达多乐原的游客,都像一次猝不及防的穿越,一不小心掉进了正在轮回的时光隧道里......多乐屯的多乐原,地上花宫,地下石宫,原上四季花海,宫中万年奇观。

  最初对于“原”的理解,总是略带着一丝苍茫和寂寥的感觉,而多乐的这片原野,给予我的却是最深层的满足和愉悦。她是智者的思之源泉,寻梦的人在这里努力追寻梦想;她是倦旅之憩原,思乡的人在这里将乡愁安放。

  沿着沪昆高速一路西行,在距富源城西10余公里的多乐原,那里的一景一物,都是对杜子美诗《客至》最恰如其分的注解。
  首先跃入眼帘的是返璞归真的建筑,草制屋顶与木架结构的结合,将“花径”“蓬门”巧妙地融入这片原野。

  有“缘客”自多乐原的“蓬门”入,到原始的茅屋,屋内的竹篱、墙上的簸箕、盛水的石槽、石磨盘、石碾、略显粗笨却古朴的饭桌......

  这一切又恰与“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馀杯”的诗意与情境相融。
  午后的阳光斑驳地洒在这些物件上。门前老树盘根错节,道旁枝干虬曲苍劲、缠满了岁月皱纹的古树斜倚着。眼前这光景,恍如隔世,足够暂且慰藉心底那一缕攒足了的怀古之思。
  步入花径,毫无人工雕琢痕迹的石径顺地势蜿蜒、起伏,两旁不知名的各色月季竞相绽放,有大红、粉红、鹅黄、淡黄……

  一路的盛开下去,径直开到了云端,将视觉与嗅觉牢牢牵系在一块儿,也将美好一路绽放到无垠。
  关于花,尤其是对于女子,每一种花绽放时刻,都应该是一个必须以盛装来映衬的季节。花间文人往返,墨客流连。

  盛装出游的女子,娇颜掩于花间,或以花贴面细语绵绵,或轻嗅花香素手轻拈。
  从多乐原回来已久,我一直不敢动笔描写这些花,虽然那些华美的词语在心底堆积如山,还是无法淬炼成那些我最心动的、与之相匹配的句子。

  一种花的盛放,都具有不一样的美动人心魄,我见过万亩樱花一同盛开的排场,人被淹没在浩浩荡荡的花海里,像行走在车水马龙的闹市,可心底竟会无意生出一种“花间无你,只寂寞丛生”的孤寂。

  而多乐原上的花,开在三月的光景里,自带一种从容大气、活色生香只令人生悦,那是一种只能长在淡定与从容的心境里的、是一种在热闹的花季里特有的安之若素。
  这些,应该就是把这里命名为“多乐原”的真正缘由吧?能将一个地方如此命名的人,他定是那个最懂得生之真意之人。杨绛先生说:“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多乐原上种万种月季、千种名花。每一株花的植株都比此前我看到的要高大许多,花朵也一样,就这样大气且从容地开在这片原野上,开成了人生那道滤净浮华的曼妙风景!

  每逢原上花开,除了风景,多乐原的原野上绽放着的应该还有天底下最炫目的希望和幸福吧!“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吴越王与妻书里的只一句令今人耳熟能详,大抵人们记得的也只是吴越王对妻子那不着痕迹的相思里藏着的暖暖的嘱托了:田野上的花都开了,你可以慢慢的回来,沿途欣赏一下那些漂亮的花。从前车马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即使别离,也会在沿途为她植下牵挂,开成无怨无尤的、妥帖的幸福。欲催归而请缓,吴越王字里行间有对陌上花开之景物的深切感知,更有对王妃的含蓄而细腻的思念之情,风情和深情,契合成了人世间最完美的爱,让人直读之流连。
  原上四季花海,每一朵里都开着人的心语。无论是杨绛先生的淡定与从容,还是吴越王的侠骨柔肠绕指柔,都是人生中欲求而得的曼妙风景。无意中获悉月季的花语是等待有希望的希望和幸福,多乐原该就是这样一个盛装快乐的原野吧!原上一望无际的被誉为“花中皇后”的月季,就是盛开在人心灵深处的幸福与欢愉。

  地下石宫钟乳石、石笋、石柱、石幔、石壁、石花等浩如烟海、包罗万象、无奇不有洞里乾坤承接世间万物之行态,那些雄奇壮阔、轻灵俊雅、龇牙咧嘴、狰狞放肆的自然之魂;那些温柔调皮、深思冥想、勃然大怒、眉飞色舞、和蔼可亲、惊恐万状、悠然自得、面面相觑、张口结舌太多太多令人捧腹大笑的表情包大拼;还是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海里游的,古往今来三皇五帝罗汉菩萨,国粹艺术风景名胜比比皆是让人目不暇接!再传奇的故事,都比不上你看到的。

  洞中那些造型精致别致的溶石无穷无极,悬着的,挂着的,冒起的,冲下的,顺势长的,逆势长的,还有纵横而生的,奇的怪的险的一塌糊涂,景致多变,生动之极,突然之极,惊喜之极,常看常新,次次不同。

  溶洞有气势磅礴的大厅,也有小门小道,小到仅可容一人通过,像是进入藏宝室,过后便是开朗,由不得你发出哇哦的一声来表达内心的兴奋。

  长势良好的石幔、石笋被顽皮的人敲断了些,在敲断的横切面有水渗出,慢慢累积成晶莹剔透的水滴,看着它缓悠悠的跌落,温柔的砸在下面的石头上,再渗流到地下再次分岔流入水田,小水田由大小不一的方形圆形布成,少则三格五格,就在路过脚下,多则顺坡而下,误以为到了江南水乡。有一处面积大且距离较长的,阡陌纵横,水清的不带半颗沙子,踩在高出水面的线条上,摇摇晃晃像走过独木桥。

  大小长短密不同布于头顶俯冲的钟乳石,侧目顾盼一边是极具夸张的石花崖壁,场景之多应接不暇。摸那身边湿滑的石壁,路边的断石,手感凉凉涩涩刺刺滑滑。走过的路,有铺的有开凿的,开凿的台阶或路,可看到溶洞里石头的内部结构,洁白如玉,纹路晰奇,手像被一条隐形的绳牵着要去摸摸看。

  这里每一处、每一件、每一个都是个别的,个别的敲打着你身体的每一个感官,甚至你会被大自然的魔力震撼到暂停了呼吸,奔涌燃烧滚烫噗通的心跳会令你想象力急速上线,婆娑的影迹,荒芜的山丘,倾泻的瀑布,神秘的海底,万箭齐发、矛戈相搏、硝烟弥漫的战场,嚣张少年,撅嘴美女,无拘无束放肆想象,到的了谷底也上得了青天,此刻你一定能深刻感受到大自然的伟大神奇、鬼斧神工,是怎样的日复一日、亘古不变才形成的今天波澜壮阔,人在此中仿佛连浩瀚无垠中的一颗尘埃都不及。
  “花径不曾缘扫客,蓬门今始为君开”。原上花已开,地下石已成,可匆匆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