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江苏 > 要闻 >

中财龙马资本张燕生:金融创新为实体创新服务

2018-06-29 14:56 消息来源:未知
 2018年6月22日,北京中财龙马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在中央财经大学举行中财龙马资本研究院成立暨博士后科研基地授牌仪式,宣布中财龙马资本研究院正式成立,并在研究院设立中央财经大学博士后科研基地。
  中财龙马资本研究院张燕生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分享了他对当前中国经济的一些理解,并提出“金融创新为实体创新服务”的理念。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 张燕生)
  在会上,张燕生表示:要想知道中国金融资本是如何助力创新?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是,确实中国现在处于一个时代的转换。过去40年,我们说高速增长,就一个字“快”。那么未来可能是要转向高质量发展也是一个字“好”。那么怎么才能好?慢中出细活。因此对于我们中财龙马资本的每一个人,对我们中财人,每一个人怎么从过去的“快”风风火火,能转向“慢”慢下来,就是把这个活做得精益求精。这个是我们金融、中财人和龙马资本人,我觉得第一个心态上的调整。
  同时,张燕生还指出:实际上我现在看中国经济,会比较侧重的看三个积极的因素。第一,看创新驱动。创新驱动有三个指标看。第一个指标是研发强度,也就是一年投入研发创新的钱,占GDP、销售额的比例是多少,有投入才有产出。第二个指标,如果第一个指标看投入,那么第二个指标看产出,就是发明专利申请的增长率。第三个指标是贡献率。科技进步所带来的劳动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的变化,这是第一个指标。第二个指标看结构的转换。下面我会介绍我们看GDP的增长率和看结构转换,我们对同一个经济会有什么样不同的看法?第三就是看它的新经济的比重,我们叫四新或者三新的比重。我个人看经济,会比较侧重的从这三个指标看。另外一个挑战,我们也是看三个方面。第一方面,看一些重大的需求的一些重大的变化。
  我自己会问自己几个问题,第一,制造业投资,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投资是不是已经过了它的峰值。第二个煤炭这些传统能源,它的需求是不是过了峰值。第三个,过去的从2003年到2012年,钢铁、水泥、电解铝这些重化工业的发展是不是过了峰值。如果是过了,那么我们就去找寻新的增长点是什么,它有没有可能支撑。也就是传统支撑经济的这些因素,当它发生了拐点性变化的时候。那么第二个因素是看资源环境的现值是不是达到了底线,也就是昨天讨论的三条线,第一是能耗的上线,第二个是环境质量的底线,第三个是生态保护的红线。那么现在要研究人员做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如果14亿人实现现代化,那么能源消耗和环境容量,是走一个什么样的路径?如果像美国人这么走,开大车、住大房、吃大餐,五个地球都不够。那么如果像日本和韩国那么走,像日本的人均能耗是美国的1/5,地球能够承载承受吗?受不了。那么就意味着今后中国的现代化,有可能在能耗和环境容量的消费方面,或许将选择一个可能比日本和韩国,还要节俭的路径,怎么才能做到。那么第三个就是产业和产业结构和人口结构的变化,那么也是我经常说的就是三句话。第一句话,过去40年的代工的黄金时代,结束了。知识产权不是自己的,品牌不是自己的,营销渠道不是自己的,这个时代过去了。第二个,我个人称之为低成本参与国际竞争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到印度去看一看,印度的15岁到30岁的年轻人,有3.9亿,约束印度的因素就是三个。第一,比基础设施远不及我们;第二,制造业率远不及我们。第三,自主投资环境远不及我们。但是过去十年到印度,五年到印度和我上个月到印度。我看到印度这三个因素都在发生重大变化。因此,我就讲上帝给中国留下来的传统优势还能够有多长时间?五年。那么第三个就是山寨的黄金时代结束。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也就是可以看到中国经济可能很难,很难用过去40年的经验和观念看我下一步的投资,因为时代变了,你是生活在旧的时代来做投资,你还是生活在一个新的时代来做投资呢?所以这个对我们龙马人来讲,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严峻的挑战,它决定我们龙马资本人,我们能够走多远,我们能够做多好。
  第二个,框架。也就是刚才提到的科技创新,我会以三个指标看,由于时间关系我就着重强调一个指标,就看研发强度。那么研发强度,也就是说全社会研究与试验经费支出占GDP的比例,这个指标能看出什么呢?这个指标能看出中国是三个中国,三个不同的中国。第一个中国就是我这张表列出来的七个省市,东部的中国。东部中国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它的创新强度已经超过OVCD的平均水平。那么这个地区,你给它10年、20年,让它创新投入的强度、流量,形成存量,年复一年的积累,它就会发生质变。这个质变是什么意思呢?这个质变,我就讲在这个地区,它一定会出现世界一流的实体经济企业,一定会出现世界一流的科技创新企业,一定会出现一流的现代金融企业,一定能进入一流的人力资源的大学,对吧?我们中财在不在这个行列,也就是说中财能不能够在这四个要素中间,协同发展的人力资源的贡献,能够成为世界前100名的大学,能够成为从工业经济时代的大学变成知识经济时代的大学,它决定了我们中财人,我们培养的人才,能不能够适应未来的发展。那么一流的现代金融企业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在世界都能够有影响力的直接融资的企业,直接融资的金融中心和直接融资的,我们叫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企业。那么这里头就会有一个非常困惑的问题,欧美法系的金融机构充满创新,也充满了虚拟空心泡沫。欧洲大陆法系的金融的,它没有世界一流的直接融资的中心和企业,但是它也没有那么多的泡沫。那么龙马资本今后打造的一流的直接融资企业,和中国一流的这种直接融资中心和体系,那么你今后,你是一个什么样的法律的框架,和你的金融资本助力实体创新的框架,它将决定我们的未来。美国可以不断地发生金融危机,但是它有灵活弹性的制度,它总是能够从危机爬起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未来在这个板块,我们会发现它会成为中国未来的,成为科技创新的发动机和聚集力,所以大家可以看出它已经在全球,它的创新的项目都是已经是超过了OECD的平均水平。
  那么我们可以看到第二个板块就是仍然投入处于投资驱动阶段的省市。那么一共我列了14个省,那么它们和第一个板块的差距是什么呢?我们拿湖北来举例,湖北的研发强度是1.86,江苏的研发强度是2.66,湖北一年投创新的钱是600亿,那么广东、江苏一年投入创新的钱都是超过2000亿。也就是广东、江苏投一年,湖北要投四年,因此,你会发现它们的发展阶段完全是不一样的。而且这个板块,湖北可能还是属于实力比较雄厚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说版块仍然是处于投资驱动阶段。如果第一个板块未来的10年、20年,它可以参与全球的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的竞争。那么这个部分,我们会发现,就它的高质量发展,对它的转型来讲,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认为这个板块和上一个板块最大的区别,除了它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那么这个部分,绝大部分都是在中心地区。它们的立足点、战略支点将是靠内需,靠中国14亿人市场未来的成长来支撑这个地方的转型升级。所以这个地方,对这个地方来讲,也就是它今后的需求、投入产出效率,分配关系等等方方面面,它都是一个动态相对渐进渐变,走向更高质量和迈上更高台阶的一个逐步转型的过程因此,这里头,对于龙马资本人来讲,也是充满了投资机会。比如说像武汉,它的东湖,它的经开和他有可能成形的长江新城等等。因为这个部分会随着中国的需求的腾飞,也就是随着中国出现世界上最大的中等收入以上的人群,那么它会带动这个板块出现一些新的投资的亮点。

  (主要城市金融实力比较)
  那么第三个板块也就是处于资源驱动的阶段,不难发现,这个板块一共是列了11个省,也就2016年研发强度1%以下的是属于这个板块,也就这个板块还没有进入资本驱动阶段,那么更谈不上创新机动,因此,市场就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资源驱动的城市如何能够实现它的高智能发展,是吧?我个人认为这个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前面提到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因此在这个地区,金融资本和实体资本如何能够走出一个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而且如何能走上一个“一带一路”,来撬动这个地区的未来的发展。因为这个部分,中国的这11个省和“一带一路”画一个圈,它在“一带一路”中间,像新疆它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区,广西是东南亚的最前沿,像云南,它是面对南亚大陆和东南亚的桥头堡,那么这个地方要想担当,必须是举全国之力。要想发展,必须是推动全方位的国际合作。这个地区,我觉得就三个问题,第一,能力建设。第二,制度建设。第三,跨境网络建设。因此,这个地区对于投资人来讲,也就是在这个地方深度地挖掘它的绿水青山,有可能产生很难预料的金山银山。因为这个部分的后发的价值的这个腾飞,它的潜力是最大的。
  那么现在可以发现,在这三个板块,我们会发现第一板块现在比,也就是说经济发展如何能够最大限度利用好多层次的资本市场。那么前段时间,我带来了一个比较庞大的调研组,到5个省调研。我听到这些广东、浙江、江苏、山东、上海谈的最多的上市公司的数量,以及它的金融的部分的深度和它的财政的实力。那么现在,我这个地方讲一个案例,也就是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转型对金融资本来讲,我觉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一共列了5个城市,一个是佛山,一个是宁波,一个是青岛,一个是苏州,一个是无锡。列了这么5个工业城市。GDP,那么佛山排第四,也就佛山和宁波,可能在今年,都会跨入也就GDP万亿人民币的大关。就进入到超过一万亿GDP规模的机构和成员。那么第二个指标,看人均GDP,我们可以看到佛山排第三,工业总产值佛山排第二,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例,佛山排第一,驰名品牌的排名,佛山排第一对吧?我们可以看到这5个城市,佛山作为一个普通的地级市,能够在这么5个明星城市中间,它的工业增加值占GDP比例可以排第一,它的工业生产力可以排第二,他的驰名商标可以排第一。就佛山靠什么,佛山靠草根,也就是你可以发现佛山靠市场的作用,靠草根,靠民营,靠中小,你会发现实际上它取得的业绩是很不错的。但是我自己有一句话讲叫佛山的民营企业想转型,比登天多难。他们缺技术,他们缺资金,他们缺人才,他们缺品牌,他们缺渠道,他们缺转型的经验和能力。那么佛山为什么我会把这个地方讲出来,也就是靠市场机制就会出现像佛山这样的故事。当它进入一个从高速增长的40年,要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时候,它比登天都难,对吗?

  (工业城市的发展不平衡)
  那么佛山人怎么来实现转型呢?他喊的口号就是对标欧洲。他希望像德国和欧洲那样,用工业服务。也就是工业服务,包括金融服务,包括科技服务,包括人力资源开发服务,能够使这些游击队转换成正规军。那么他怎么来对标德国呢?那么佛山人做了这么一件事情。也就是说他把一汽大众引入佛山,60万辆乘用车的厂引入到佛山,GDP算长春的,税收算长春的,所有业绩指标算长春的。他出土地,他出资本,把德国大众引入佛山,就是为了给那些草根树立一个榜样,就是正规军跨国公司是如何经营和发展的。从这个角度来讲,可以看到佛山它的过去的40年发展,这些草根,它都是在金融抑制的条件下发展起来,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讲,也就是我们讲中国要想转向高质量,中国要想转向创新,它有三支队:国家队,地方队和民间队。而民间队,我们会发现,那些游击队要变成正规军,实际上它是需要一些更好的一些支撑条件,像金融的条件,科技创新的条件和人力资本开发的条件来支撑它的转型。

  (2016年规上企业研发经费投入)
  那么这个是我们现在制造业目前研发投入的情况,可以看到传统制造业的像这些纺织家具等等,基本上研发强度是0.5%,研发能力是非常弱的。装备制造业,研发强度也就是1%到1.5%。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可以看到过去40年,我们是靠低成本打拼,那么未来,那么这些企业怎么能够成为现代企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个人觉得目前金融资本如何助力创新,我觉得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怎么才能够做到?这是我们现在的研发投入,我们可以看到,右边这个图是我们的创新链,绿色的曲线是我们的这种试验发展经费,也就是目前我们创新链的80%以上的费用,仍然是投在我们创新链的最末端,就投向开发事业和产业化。但是我们会发现,2015年以来,它的应用研究经费和基础研究经费的增长非常的高。因此,也就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地方,他们现在开始把政府的资源和市场的资源开始投这种,我们叫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比如说公馆,它们的裂变中子源,那么开始地方政府跟省联合投这种重大科学装置,那么投资的规模基本都是在500亿、100亿以上。所以有的时候我就在想,五年后,五年后很多的地级市,他们的创新,他们的这种创新的这个因素,可能跟今天会发生一个重大的变化。
  那么这里头,就会涉及到一个大的问题,就是我们未来的发展可能都是在中美的贸易摩擦比较激烈的过程中间发展起来。那么这里头我们会发现,也就是为什么美国现在和中国的贸易摩擦、贸易冲突、贸易战越演越烈?那么是很大的程度上,也就是这条曲线可以看到红色的曲线是中国。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GDP占世界的比例在1990年以来上升了13个点,上面蓝色的线是美国。那么美国的GDP占世界的比重,我们会发现2001年以来,它是比它2001年的略有下降的。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中美之间的到了一个,中美经济可能是下一步这种非理性较量,非理性冲突,非理性的摩擦,我个人觉得对两个国家都是风险非常非常高的时期。
  那么这个地方,我也讲了一个案例,讲了一个美国的GE,美国通用电气的案例。因为我们知道美国通用电气是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制造企业,对吧?但是我们会发现这场危机,美国通用差点没有过去,就差点没有活下来。那么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就是我们可以看到,当金融部门给GE的贡献占它的经营性利润41%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世界最好的制造业,它出现了一个一步一步走向虚拟,走向泡沫,走向空心。那么后来的话,我们会发现这场危机结束以后,那么GE做的一个战略性的调整,就是把它的GE开头这个部分,除了金融租赁留下来,仅仅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这个股权留下来,那么其他的股权卖了。它把什么买回来了?它把阿尔斯通买回来了,把一个发电设备厂。买回来以后,我就和GE的同仁说,当你们把你的金融部门,最挣钱的摇钱树卖掉的时候,当你把一个很传统的发电设备企业买回来的时候,我说你们GE人打算下一步怎么走?GE人就跟我讲,说我们下一步要走工业物联网,我们要走智能化,我们还要用创新和科技,我们趟出一条我们GE的未来发展之路。而且GE人跟我说,我们有一种自信,我们一定会比西门子工业4.0走得好。但是我们也会发现2017年的他的董事换了,而且我们有相当一部分投资基金开始进入,那么进入就产生了一个矛盾,是要短期的回报还是长期的创新?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会发现美国的制造业和它的金融资本之间存在的困境,中国也存在。那么这个就是我们中美之间现在较量中间的一个最令人担心的问题,也就是美国我们会发现,它对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存在着严重的误解。他的误解的核心就是以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在2025、2035、2050三个阶段,如果按照你的计划实施,在十大高科技领域,如果你取得世界竞争优势,那么我们的美国朋友就会问,我们怎么办,对吧?从这个角度来讲,也就是我们可以看到的中美两个大国,也就是说它今后能不能够走向合作,和中国未来怎么能够在中国转型升级的过程中间,也仍然能够从世界保持着一个开放?我觉得对中国下一步非常重要。那么中国的工信部部长就说了,说“中国制造2025”是一个引导市场前进的规划,而不是一个强制要执行的计划,是吧?意思我这是一个引导性的计划,而不是一个指定性的计划,但是我们会发现现在大国之间缺少战略互信。

  那么下一步这是我的最后一张片子,那么下一步成长性最好的行业是哪些?那么去年在财经和中财龙马在博鳌做了一项调查。那么调查的结果,我们会发现博鳌的参会者认为中国第一大成长性最好的行业是健康养老。然后发改委研究人员做了一项研究,就说2020年这个行业的规模将达到14万亿到16万亿。那么这个行业将会有三个分支,第一个分支就是跟养老健康相关的服务。就是我们老了,我们老了以后,我们最担心的是什么呢?第一,失能。第二,痴呆,对吧?那么这方面就会产生,而我们中国人可能有90%以上的家庭,我们都会居家养老,因此它会产生巨大服务的需求。那么第二个需求也就是它会产生对跟养老,尤其是防失能、防痴呆所产生的器具,机器人,是吧?这些方面,也就所谓的高科技,可能这一块是成长性最好的高科技。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开始把他们的大头的资金开始往这方面砸。第三个方面就是人力资源开发。那么另外一个方面,第二大成长性的行业是医药,第三是旅游休闲,第四是人工智能,第五是新能源,第六是教育,第七是文化,第八是环保,第九是新能源汽车,那么后面还有很长的单子。
  十九大报告有一句话,也就是下一步,我们要能够满足人民日益增长对美好生活的需要。那么老百姓富了,他们对美好生活需要是什么?我们开句玩笑,我和史校长,我们两个有代沟,我们的代沟是什么?我是饿肚子长大的,他没有。我是饿肚子长大的,我的特点就是有钱没钱,我不花,有好东西,有便宜的东西,我永远买最便宜。我们中国人总讲有什么样的老百姓,就有什么样的企业,有什么样的消费者,就有什么样的生产者。老百姓有钱也不花,买东西永远买最便宜的,谁创新谁死,谁生产高品质的产品谁死。我们说现在我们的老百姓是我们史校长那样,他没饿过肚子,他是有钱没钱,他也敢花钱,他敢负债。有好东西,有便宜的东西,他永远买最好的。也就是你会发现像我们的史校长这样的人,中国有多少呢?现在有6亿,就是中等以上这种老百姓。在2020年,可能会达到6亿,2030年,可能会达到8亿。这么多的人要买好东西,我们就发现有个矛盾,谁生产好东西,我们会发现现在生产好东西的,我们自己的企业,现在根本来不及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也就是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是到了一个新的时代,而这个新的时代现在是完全是培育的初期,因此需要一个这些产业,高增值的产业和高品质的产业和多样性的产业,它们会有一个比较长的快速增长的黄金期。原因很简单,你要不生产,我这个老百姓在海外买,我就会买1.5万亿,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就是时代变了。
  那么要想满足我们史校长的需求,这种个性化、高品质、多样性的需求。那么我们的习大大,习总书记在去年的7月17号就讲了一段话,第一,要改善投资环境,实现负面清单管理和主权国民待遇,就是让外商能够更好地到中国来发展。所以我个人把它解读为三句话,第一句话叫引狼入室,第二句话叫与狼共舞,第三句话就是培养狼性。
  那么习总书记讲的第二个问题讲,讲的就是营商环境。你可以发现现在中国我走了5个省,5个省都跟我谈同一个问题,就是我注册一家新公司需要多长时间,我获得信贷需要多长时间,我获得一个施工许可需要多长时间,然后这个是在国内比,同香港比,同台湾比,同日本比。那么香港在全球排第5,台湾在全球排12,日本在全球排32,我们用上海、北京取样,排70。因此,今后我相信会成为一个硬的条件。这些我们讲营商环境的这十几个条件,一个一个对标,现在上海也非常的明确,现在海南也非常明确说,这个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第三个就是市场环境。那么我自己看市场环境,我是这么看的。我自己做了一个,我叫混合所有制比例,这个混合所有制的比例,民营企业的权重是60%,外资企业的比权重是10%,国有企业的权重是30%。那么用这个指标来看,可以看到我们现在的金融资本,金融这个行业的市场竞争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呢?国有企业占90%,也就是说金融如何能够下一步的改革,能够把国企的成分从91%下降30%,把民企的比重从不到10%上升到60%,然后把外企这个部分百分之一点几能够上升到10%,形成一个混合所有制的结构,充分竞争,它就会提高我们的经营效率和解决我们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那么像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在金融,在医疗,我们的国企比重是90%,文化等等,那么也就是意味着下一步的改革,也就怎么能够叫我们的这些行业,进一步的市场化。而金融,它一定会跟金融监管相匹配,就是我们监管能力,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自己的一个基本的看法,就是龙马资本的黄金时代到了。那么就看我们能不能够长期、持续有战略定力来把握从高速到高质量发展的这个机遇。我相信在这个情况下,一定会把雷总给打造成我们中国的巴菲特。把我们中财和中财的文化打造成从一流的直接融资的企业,一流的大学,就是真正是知识经济时代大学。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相信我们都能够看到这一天。
  以上为中财龙马资本研究院张燕生的现场发言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