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江苏 > 要闻 >

抹不掉的记忆--东皋孟家蟹包

2018-02-05 16:29 消息来源:未知
 中国网2月5日讯(记者程思远,通讯员刘曼婷、魏娟)一次朋友聚会,江苏南通的一位同僚拎来包装精美的礼盒,不等我们反应、直接冲服务员吩咐:“帮忙蒸下、端上来”。无论我们如何盘问,只说是家乡特产、一会就知道了。

  酒正酣、聊兴浓,服务员将笼屉摆将上来--六个硕大的包子!但见那包子:褶纹均匀、包体饱满、面皮光亮、白里透黄,原来是蟹包!吃货们忍无可忍之中、服务员已将蟹包装盘、分送到每人面前,包子的热气裹夹着酵面、蟹肉的鲜香气息、让桌上的佳肴黯然失色,霸占了嗅觉、俘虏了味蕾。不用筷子了、直接动手,一口下去,鲜香、软糯、滑爽,等服务员端上生姜丝、陈醋,包子已剩小半。“这是我们老家的名小吃--东皋孟家蟹包。怎么样”?明显感觉到南通同僚的得意,我们哪里顾得上、嘴里品味着包子、只是连连点头。

  几年过去了。去年秋天,同僚问我:南通有个公差、缺人手、一起去怎么样?顺便让你吃吃刚出笼的东皋孟家蟹包。食欲的心智告诉我:没有选择。
  完成了工作、下午的飞机回北京。一大早同僚叫上我:“今天礼拜六,要早点去,晚了吃早茶的人就多了”。出宾馆沿河边往北几百米、左拐,“快到了”,同僚提醒着我。果然、两分钟的步行,“东皋孟家蟹包”已在眼前,位于如皋师范河东的育贤路上。

 

  老板娘孟玉芳、与同僚是中学同学。一进店门、老板娘热情的招呼着我们,“我北京的同事”,同僚“骄傲”地介绍着。

  还不到七点、店里已经聚了不少食客。“这里大部分都本地常客,如皋人有吃早茶的习惯,现在条件好了,早茶更平常了”。同僚权当导游了。

  “蟹包要现做现吃、才鲜”。为满足我外乡人的好奇心、趁着等餐的功夫、同僚带我到后厨。映入眼帘的是黄橙橙、很有劲的包子馅,再就是师傅们精巧灵活、魔术师般的手艺,几秒钟间,一只褶纹匀和、外形优美的包子已安坐屉中。别说吃、看这手艺已大饱眼福。

  不由分说、同僚帮我点了两个蟹包、一碗肉馄饨。“到我老家吃不饱、回去说起来我多没面子”。包子上来了,包子是有弹性的、里面是有汤汁的、汤汁是鲜香难言的。“东皋孟家蟹包是如皋的老字号。它不光是字号,更是是记忆,抹不掉的。说起如皋的蟹包,人们脑海里就会映出“东皋孟家””。

  客人多起来了、老板娘忙里偷闲过来招呼一下。“蟹包这么好吃,有什么诀窍吗”?老板娘扭过头去、略作思考、操一口流利的如皋普通话娓娓道来:“蟹鲜、面好、配料讲究”,“配制包芯(馅)有十几道工序,一点不能马虎”,“再就是,要跟上大家对健康的要求”。传统美食与健康美食的有机结合。

  “怎么把螃蟹肉弄出来的”?

  一听就知道我是个外行。“做我来这一行的都晓得,蟹包好吃肉难剔”,“新鲜的螃蟹要快速蒸熟,肉、黄才鲜嫩。剔蟹肉是很辛苦的,师傅们下午就开始、每天要忙到晚上十点多”。记住了:蟹包好吃肉难剔。

 

 

  周六的客人很多,招呼客人的同时、服务员还要将准备装箱的蟹包翻个、冷却。“东皋孟家蟹包在淘宝网开了“东皋孟家蟹包店铺”、还开了微店。自从与互联网接轨,外卖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能让全国各地的朋友都吃上我们东皋孟家的蟹包,也算传播如皋的饮食文化吧”,“偶尔也有台湾、东南亚的朋友订货”。蟹包上升到文化高度。

  回到北京补了些功课。古城如皋建于东晋,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千百年来,如皋相继孕育了军事家吕岱、教育家胡瑗、文化家冒辟疆、李渔等人。
  这是一片古老而神奇、积淀着华夏传统文化深厚底蕴的金色福地。在璀璨的如皋文化家族中,饮食文化可算是独树一帜。乾隆曾赐笔褒扬如皋的“三香斋茶干”;《红楼梦》曾整段钞录董小宛《奁艳》一书中有关如皋美食的名称和制作工艺;老字号“老松林”有“松间明月常相照、林间清泉静自流”的雅致店联。如皋饮食因“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而名传遐迩。
  东皋孟家蟹包,虽然是如皋的传统小吃,却承载着这片土地生生不息的记忆,成为影响几代人割舍不下的情结(热线电话:孟玉芳、18068685977)。
  (品尝东皋孟家蟹包,请扫描二维码)。